第三次冲A!新三板摘牌公司泰丰智能冲刺科创板,募资建设八年前老项目

7月1日,科创板在线获悉,山东泰丰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丰智能)的科创板IPO申请近日获上交所受理,其保荐机构为长城国瑞。

泰丰智能主营业务为液压元件及电液集成控制系统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二通插装阀、多路阀、柱塞泵、液压缸和电液集成控制系统。

公司致力于液压传动与控制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提升液压元件的性能、质量及技术水平,为我国高端智能装备制造商提供液压核心元件及液压传动与控制整体解决方案。

申报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2.87亿元、3.14亿元、3.2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206.75万元、5,820.88万元、4,476.80万元。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泰丰智能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一)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公司本次公开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2,223万股,计划募集资金3.36亿元,将用于投资高性能液压元件及电液集成控制系统技术改造项目、液压控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具体情况如下:

泰丰智能的实际控制人为王振华、蒋东丽和王然,三人合计控制公司59.34%的股份。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

资料显示,泰丰智能曾于2016年4月5日挂牌新三板,2017年6月16日摘牌,挂牌时间仅一年左右。而其实,泰丰智能早在2012年就递交过招股书,拟创业板IPO。

2012年7月11日,泰丰智能首次披露招股书,齐鲁证券担任其保荐机构。彼时该公司拟发行股票1,667万股,计划募集资金2.12亿元,将用于建设高性能液压控制元件及集成阀块建设项目、液压控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建设项目。

科创板在线发现,上述“液压控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建设项目”正是此次科创板上市的募投项目之一,只是投资金额增长了2232.50万元。

披露招股书后,泰丰智能这次的IPO就没有了下文。再次出现新动作就是4年后挂牌新三板,回顾来看,当初挂牌新三板或是泰丰智能退而求其次的结果。

2017年,该公司从新三板摘牌,继续冲击创业板。2017年8月9日,泰丰智能的“新搭档”国金证券向山东监管局提交了上市辅导备案申请材料。

2019年5月16日,泰丰智能披露公告称已完成上市辅导,具备了进入证券市场的基本条件。

同年11月13日,国金证券发布消息表示,因泰丰智能的战略调整及上市计划变更,国金证券与泰丰智能决定终止本次上市辅导工作,双方签署了《终止协议》。11月25日,泰丰智能与长城国瑞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冲刺科创板。

而财务方面,资本邦注意到,公司应收账款金额较大,占比较高。报告期内,泰丰智能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4,263.34万元、13,420.65万元和16,042.63万元,占各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2.40%、35.64%和41.20%。

同时,泰丰智能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2017年至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14、2.27和2.19,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5.84、6.22和5.99。

泰丰智能称,“若未来公司不能加大对应收账款的管理和回收力度,提升应收账款周转率,可能会导致公司营运资金周转压力增加,经营活动现金流将处于较低水平。”

而实际上,泰丰智能目前的现金流水平并不太理想。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常年“稳定”保持在两千万的水平,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则常年为负。

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13.08万元、2,195.41万元、2,703.70万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65.11万元、-457.09万元、-1,622.47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49.60万元、-2,221.60万元、484.38万元。

由于现金流不行,为解决公司规模发展的资金需求,泰丰智能以房产和土地使用权抵押,向银行申请借款。截至2019年末,该抵押资产的账面价值合计为15,315.65万元,占公司净资产31.16%。若公司不能偿付到期借款,可能导致土地、房产、设备等资产权属发生变化,将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此次冲刺科创板,泰丰智能坦言还存在以下风险:

1、下游行业的周期性波动风险

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各领域的不同主机产品和技术装备,为机床工具、工程机械、农业机械、冶金机械、矿山机械、船舶工程、航空航天、轨道交通等行业主机装备进行配套。该等行业的发展易受国内宏观经济形势和国家产业政策的影响,具有一定的周期特征。如果未来国家宏观经济发生不利变化,公司产品所应用的行业将受到相应影响,进而影响公司及所处行业的经营情况和发展。

2、政府补助对公司业绩影响的风险

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630.63万元、584.04万元和902.75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6.74%、8.77%和17.54%。若公司不能保证未来持续享受政府补助,或补助政策发生不利变动,则可能给公司的经营业绩和未来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3、存货跌价的风险

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818.88万元、7,256.39万元和7,645.84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4.33%、19.27%和19.64%,存货周转率分别为4.29、3.38和2.90。期末存货主要系根据客户订单安排生产及发货所需的各种原材料、在产品和库存商品。如果未来公司对市场需求的预测出现重大偏差或出现客户无法执行订单的情况,从而导致上述存货不能按正常价格出售,可能会导致公司存货跌价损失显著增加,公司的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4、毛利率波动风险

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9.87%、33.82%和31.88%,公司产品兼具定制化与非定制化特征,产品种类与产品型号较为丰富,不同产品的毛利率差异较大,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因产品的收入结构变化存在一定的波动。未来,若公司根据自身发展战略对产品结构进行进一步调整或市场竞争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则面临毛利率波动的风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