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岳先进上市首日盘中破发:宁德华为上汽力捧 3年亏8.8亿元

备受“宠爱”的天岳先进在上市首日盘中破发。

1月12日,天岳先进在科创板上市,发行价82.79元,但开盘后股价一度破发,盘中最低价格只有74.51元。不过好在天岳先进收盘价格为85.50元,涨3.27%,市值367.40亿元。

记者注意到,这家刚刚上市的公司背后站着宁德时代、华为、上汽集团、广汽集团、小鹏汽车等多家大厂。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家明星公司不仅只能拿出3年净亏8.8亿的业绩,公司主营业务宽禁带半导体(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衬底材料还在短期内面临着成本高昂的瓶颈。

“碳化硅功率器件可以用在电机驱动系统中,也可以用在快速充电站当中,它可以提高功率密度,简单来说,就是可以让新能源车在更短的时间内充更多的电、跑更远的距离,因此受到了电池厂家、新能源车行业的关注”,碳化硅相关行业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解释道。

随着产业成熟,国金证券预计从2025年开始,全碳化硅方案相比硅方案就具有综合物料成本优势,“奇点时刻”来临,行业将开始爆发式增长。

背后明星股东现身宁德华为上汽广汽小鹏纷纷追捧

记者注意到,天岳先进背后股东可谓“星光熠熠”。

招股书显示,上汽集团获配股数为60.0933万股,占本次发行数量的比例为1.40%,获配金额为4975.12万元;小鹏汽车获配股数为60.0933万股,占本次发行数量的比例也是1.40%,金额同样为4975.12万元。

此外,广东广祺柒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获配股份为58.8914万股,占本次发行数量的比例为1.37%,金额为4875.6190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上述合伙企业的合伙人包括广汽资本有限公司,出资比例为99.6552%。广汽资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是广汽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问鼎投资有限公司也获配股份60.0933万股,占比为1.4%,金额为4975.12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上述公司是宁德时代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注册资本5亿元。

不仅如此,哈勃投资也直接持有天岳先进7.0493%的股份。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23日,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在天岳先进成为车企“宠儿”的同时,公司也存在客户集中、供应商集中的双重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6月末,天岳先进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0.15%、82.94%、89.45%和 91.68%,客户集中度较高。

天岳先进表示,由于公司前期产能有限,主要客户为下游行业内龙头企业,市场份额高,产品优先满足现有客户的需求。如果未来公司依赖上述客户不进行业务拓展,或新客户拓展不及预期,同时无法持续获得现有主要客户的合格供应商认证并持续获得订单,将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与之对应的是,天岳先进的供应商也存在集中度较高的风险。天岳先进称,出于渠道保密等原因,公司存在较多通过关联方代采购的情形,穿透到最终供应商后,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6月末,公司向前五大原材料最终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429.62万元、5347.23万元、15563.71万元和16459.91万元,占各年度原材料穿透采购总额的74.66%、83.47%、86.73%和82.60%,集中度相对较高。

3年累计净亏8.8亿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超16%

尽管受到多家车企力捧,但天岳先进仍然存在不少挑战。

2018年、2019年、2020年,天岳先进曾连续三年出现净亏损,亏损额度分别为4213.96万元、20068.36万元、64161.32万元,三年累计净亏损超过8.8亿元。截至 2021年6月末,公司合并口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10967.29 万元,公司最近一期末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

天岳先进提醒,由于碳化硅材料的持续研发需要大量投入,若天岳先进未来因持续投入,或继续进行股权激励等原因导致盈利能力下降或者亏损,则可能导致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持续为负,公司将无法进行利润分配,进而对投资者的投资收益造成一定程度不利影响。

令人欣慰的是,天岳先进的盈利状况出现好转。2021年前三季度,天岳先进实现营业收入37010.3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9.9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353.43万元,较上年同期出现增加。

公司预计,2021年全年可实现营业收入为46500万元至50500万元,较2020年增长9.46%至18.8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500万元至10500万元。

不过如果仅看2021年第三季度会发现,天岳先进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6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3.44%。天岳先进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部分大尺寸、新产品研发项目进入研发关键阶段,2021年第三季度研发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104.79%。

实际上,天岳先进的研发费用一直保持高位。

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天岳先进的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1231.38万元、1873.07万元、4550.09万元和4167.31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05%、6.97%、10.71%和16.86%,金额及占比较高,且公司研发投入仍保持快速增长态势。

但是,研发投入能否形成研发成果具有一定不确定性,研发成果向经济效益的转化亦存在一 定的滞后性,如果天岳先进短期内大规模的研发投入未能产生预期效益,可能对经营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此外,天岳先进还存在应收账款较高等风险。

随着公司经营规模扩大,天岳先进的收账款规模和应收票据总体上有所增加。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558.41万元、1401.68万元、6260.59万元和7677.93万元,应收票据余额分别为1304.09 万元、454.54万元、9825.88万元和2092.98万元。

成本是硅基方案的5预计2025年出现成本拐点

天岳先进受到追捧的背后,是车企欲在碳化硅衬底材料蓝海掘金的意图。

光大证券研报显示,碳化硅衬底材料市场规模将从2018年的1.21亿美元增长到2024年的11亿美元,复合增速达44%。按照该复合增速,2027年碳化硅衬底材料市场规模将达到约33亿美元。

实际上,我国也先后出台了《重点新材料首批次应用示范指导目录(2019年版)》、《“战略性先进电子材料”重点专项2020 年度项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 年远景目标纲要》等一系列政策对宽禁带半导体行业进行支持和鼓励。

但需要注意的是,多家券商提及,这种材料短期内仍面临成本高昂等瓶颈。

国金证券研报表示,碳化硅短期成本高昂,目前新能源电动车采用硅基方案的全车功率器件价值约400美元,预计目前新能源车全碳化硅方案成本约为1500-2000美元,是硅基方案成本的4-5倍。

天岳先进招股书也提及,相较于成熟的硅片制造工艺,碳化硅衬底短期内依然会面临制备难度大、成本高昂的挑战。例如,目前碳化硅功率器件的价格仍数倍于硅基器件,下游应用领域仍需平衡碳化硅器件的高价格与因碳化硅器件的优越性能带来的综合成本下降之间的关系,短期内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碳化硅器件的渗透率,使得碳化硅材料即使在部分相对优势领域的大规模应用仍存在较大的挑战。

因此,上述碳化硅衬底成本制约因素可能导致碳化硅器件难以在下游市场快速实现行业应用的渗透和发展,导致整体行业发展不达预期,对发行人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但是随着产业成熟,国金证券预计衬底价格未来五年以每年10%-20%左右的幅度下降,碳化硅功率器件成本每年能以10%-15%幅度下降。

国金证券预期从2025年开始,全碳化硅方案相比硅方案就具有综合物料成本优势,“奇点时刻”来临,开始爆发式增长。在实现综合成本优势之前,碳化硅会从售价相对高昂的车型开始被采用,这部分需求也足够拉动行业快速增长。

不过,随着大量车企涌入碳化硅行业,为防范半导体行业投资过热等风险,《国务院关于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对集成电路重点项目实施窗口指导,强化高风险项目管理。

天岳先进也表示,若国家降低对宽禁带半导体产业扶持力度,或者国家出台进一步的约束性产 业政策或窗口指导等措施,或公司拟投资项目被纳入约束性产业政策监管调控范 围,进而导致公司无法扩大生产规模,将对公司运营、持续盈利能力及成长性产生不利影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