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实行注册制!业内指“优胜劣汰”退市制度需完善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8日至10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提出,改革开放政策要激活发展动力,抓好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

对此,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田轩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指出,科创板、创业板进行的注册制试点已经基本取得成功,具备了全面推行注册制的条件与基础。

田轩认为,注册制下,上市发行效率明显提升,新公司业绩增长强劲,再融资市场活跃度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上市公司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实现创新发展,提高创新资本形成效率。注册制相关制度也逐渐健全,发行承销、上市、交易、持续监管、退市、投资者保护等一系列基础制度改革,成效显著。

在申万宏源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看来,2022年能够完成好注册制的改革。“从科创版、创业板的实践来看,实行注册制以来,市场运行的平稳度,发行效率都有比较明显的提高,发行的市场化程度也大幅度的增强,得到了普遍的认可。以前注册制可能带来扩容加速,上市公司质量不稳定等一系列问题得到了有效地与风险都控制,继续推进注册制改革,全面实行注册制,条件是基本成熟的。”

“创新驱动转型需要”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对中新经纬表示,推进注册制改革是适应经济发展向创新驱动转型的需要。

他认为,注册制为部分特别有上市需求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更多机会,越来越多创新企业会得到资金与上市的支持。

“许多企业按照以往制度,其实很难获得资源的支持,也很难满足上市条件,所以很多的企业跑到海外上市,特别是一些创新型、研发型的企业。而在全面推行注册制度后,他们能有更多机会在A股发展自己。如此一来,也就能够减少一些优质上市公司资源的流失,从而提升中国资本市场的竞争力、实力。”

中新经纬注意到,今年11月15日开市的北京证券交易所同样采用注册制,是继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后又一次顺利落地。注册制下,北京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创业板上市财务指标均综合考虑市值、收入、净利润、现金流、研发投入等,以支持不同成长阶段、不同类型企业上市需求。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向中新经纬指出,“注册制和审核制相比,不是对公司本身投资价值进行判断,而是看公司上报的材料是不是完备,信息披露是不是健全,让市场来判断公司应该有多少发行价,询价之后才判断公司定价,而不是人为的窗口指导,这样的新股发行更加市场化,更能反映市场买卖双方的意愿,这其实是有利于推动一些科创企业,一些新经济实体在A股市场上市。”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则认为,随着全面注册制的实行,将有利于提高企业IPO的效率,预计明年A股上市企业数量及募资规模将实现较大幅度提升,同时促进市场发挥资源配置功能,资金将向优质企业集中。

他同时提到,注册制的难点在于如何加强企业信息披露监管,以及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理,对于中介机构而言,在投研和保荐专业能力上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有“优胜”还需“劣汰”

多位接受中新经纬采访的业界人士认为,在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的同时,退市制度改革也应该积极跟进。

杨德龙提出,在推行注册制的同时,一定要完善退市制度,有进有退,才能够实现优胜劣汰。比如说在美国市场,就是实行注册的,而退市的公司数量更多,这样就保证市场始终有新鲜的血液进来,优胜劣汰,把差的公司及时淘汰出市场,才会让好的公司留在市场上。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指出,注册制理论上有助于征选优质企业上市,对上市存量进行优胜劣汰的筛选。

“注册制大部分的环节已经跑通了,包括信息披露、定价规则的优化,中介机构的责任等等。但唯一没有跑通的,就是在现有的注册制下,还没有更符合市场情况的退市机制。市场需要退市制度的改革,这样才能起到一个优胜劣汰的效果。”邵宇说。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指出,全面推行注册制之后,市场能不能适应这样的发行节奏,需要一个总体的布局和规划。

同时,他指出,上市“入口”与“出口”都需要重视,“全面推行注册制后,上市‘入口’被放开了,但如果‘出口’没有跟上改革,则不利于整体制度的健康发展。”

刘纪鹏认为,退市应由证监会制定统一的强制性标准,其监督各个交易所将退市原则具体细化,并督促坚决执行。“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陷入退市难的境地。监管部门要严格惩罚违规,该退市就得退市。”刘纪鹏说道。

田轩同样强调,未来退市标准将进一步优化,退市程序也会进一步简化,退市率将明显提高,优胜劣汰机制将加速形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