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邦生物上市前夕“突击入股” “夫妻档”企业新朝阳闯关科创板IPO

7月17日,科创板在线获悉,成都新朝阳作物科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朝阳”)科创板IPO获上交所受理,华西证券担任保荐机构。

公司致力于绿色农业生物技术创新,聚焦农业土壤全程健康管理、作物病虫草害绿色防控、作物生长和营养健康、农产品品质与产量提升,以生物技术为引擎,为农业生产提供从土壤到餐桌的全程绿色植物保护技术,助推现代农业发展。

财务数据显示,新朝阳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前3月营收分别为9,840.98万元、1.38亿元、2.16亿元、5,977.11万元;同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990.93万元、2,551.86万元、7,128.98万元、2,585.94万元。

新朝阳选择适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款规定的市值财务指标:“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作为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具体上市标准。

新朝阳称本次拟募资5.77亿元用于土壤环境修护与生物刺激剂作物有机营养产业化项目、农业新型生物技术的创制与研究项目、绿色防控营销网络项目。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成都乐姿直接持有公司3,132.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52.20%,系本公司控股股东。

何其明、韩冰夫妇通过其控制的成都乐姿间接持有公司3,132.00万股股份,间接控制比例为52.20%,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中,何其明持有成都乐姿70.00%股权,韩冰持有成都乐姿30.00%股权。新朝阳同时背靠上市公司和邦生物,后者在新朝阳上市前夕“突击入股”。

2019年7月29日,成都乐姿与和邦生物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成都乐姿将其所持1.94%的股权(对应注册资本38.7097万元)转让给和邦生物,股权转让价格为15.50元/出资额。

新朝阳坦言公司存在以下风险:

(一)新产品开发风险

通过研发创新,开发高附加值的生物农药、植物源生物刺激剂综合营养类产品及土壤调理剂等绿色农业投入品,是公司扩大市场份额、拓宽发展空间以及增强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手段。根据我国生物农药产品登记政策的要求,公司主要产品植物生长调节剂和病虫草害绿色防控农药的登记周期在三年以上,新产品的登记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如果公司不能及时准确的把握市场需求,或者公司的研发能力不能及时适应行业市场需求,或在研产品研发失败,将对公司市场竞争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二)技术泄密风险

公司通过多年的技术攻关和研发创新,掌握了多项独创或独有的关键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形成明显的竞争优势。此外,公司还在持续对新技术和新产品进行研发。公司采取了包括与核心技术人员签订了保密及竞业限制协议等防止技术泄密的一系列措施进行技术保护。同时,随着国家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更加完善,可更好的保护公司的核心技术。但公司仍可能存在因核心技术保管不善或核心技术人员流失等原因导致核心技术泄密的风险,将对公司的竞争力产生不利影响。

(三)市场竞争风险

发行人生物农药、植物源生物刺激剂综合营养类产品及土壤调理剂销售毛利率较高。

较高的毛利率将吸引国内潜在进入者通过加大研发投入、进行产品登记、仿制公司产品、加大市场拓展等手段进入公司产品市场。同时,基于对我国生物农药、生物刺激剂及土壤调理剂行业长期看好的预期,国际行业巨头也将不断进入国内市场,导致行业竞争日趋激烈。若公司不能继续抓住市场发展机遇,实现生产工艺和产品结构的升级,持续提高在生物农药、生物刺激剂和土壤调理剂行业的综合竞争力,可能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四)生物农药登记证续展风险

国家对生物农药行业实行严格的监督管理,在行业准入、产品登记、生产许可、标签及名称登记管理等方面均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产品登记证作为生物农药企业进行产品投放市场的前置条件,为获得产品登记证必须经过残留实验、环境毒理试验、药效试验等实验环节验证,一般情况下生物农药原药和母药的登记周期在四年以上,生物农药制剂的登记周期在三年以上。虽然生物农药登记证到期后可续展,且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鼓励生物农药的登记,但若行业政策及监管发生变化,导致公司的生物农药登记证到期后不能续展,将对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五)植物源生物刺激剂综合营养类产品行业监管政策变化的风险

公司的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为生物农药、植物源生物刺激剂综合营养类产品及土壤调理剂。

生物刺激剂在我国的发展时间较短但发展迅速,目前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未单独归类列示,我国尚未设立独立的行业监管标准。根据生物刺激剂的成分、

功效及作用原理,不完全符合农药或肥料类产品的定义,国家暂将其归类为有机肥料类产品进行监督管理。

若未来生物刺激剂产业监管政策发生改变或者监管趋严,公司须作出调整以适应新的监管要求,可能导致公司生产成本提高甚至对正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六)土壤调理剂产品市场开拓风险

2019年1月1日,《土壤污染防治法》正式实施,为用于土壤修复和耕地质量提升的土壤调理剂提供了明确的法律政策支持。随着《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实施,土壤调理剂行业未来市场空间广阔。

新朝阳在成立之初就重视土壤调理剂市场,2002年即获得用于土壤团粒结构修复功能的土壤调理剂登记证。公司在土壤调理剂领域拥有核心技术,并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开发了土壤团粒结构(板结)、酸化、土壤重金属修复等系列产品。但由于土壤调理剂产品对于土壤的调理和修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土壤耕地质量的提升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因此土壤调理剂产品效果不能在短时间内体现,使得农户对于土壤调理剂产品的接受度有待进一步提高,土壤调理剂市场有待进一步开发,公司存在土壤调理剂产品市场开拓的风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