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海科技:公司2020年一季度业绩增长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较大

7月9日,科创板在线获悉,芯海科技(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芯海科技)近日披露科创板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回复。

关于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增长不可持续的风险,芯海科技称,2020年一季度发行人营业收入为5,629.27万元,同比增长95.66%,主要系受新冠疫情拉动红外额温枪等防疫物资需求的影响,发行人的红外测温芯片及模组产品销量增长较快,具有一定偶发性,可能无法长期持续。剔除红外相关芯片产品后,发行人的营业收入为2,191.25万元,同比下降23.84%,部分传统芯片产品销量有所下滑;其中,发行人2020年一季度压力触控芯片以及智慧家居感知芯片销售收入分别同比下滑93.86%、64.83%,主要原因是受新冠疫情影响,压力触控芯片下游主要手机厂商产品发布及量产时间推迟,智慧家居感知芯片下游终端应用如智能照明、中央空调、冰箱等家电设备出货量减少较多。

因此,发行人2020年一季度业绩增长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较大,具有一定偶发性,若剔除红外芯片产品公司当期业绩仍存在一定的下滑。如果未来随着新冠疫情逐渐消退,发行人来源于红外相关芯片产品的销量或毛利率下降,而传统芯片产品的销量恢复情况不如预期,可能对公司各产品的销售收入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公司第一季度业绩增长存在未来不可持续的风险。

关于卢国建代表芯海有限向陈剑山行贿系单位行贿的认定,芯海科技称,基于单位行贿行为和个人行贿行为区分的司法实践标准,同时结合《刑事判决书》及陈剑山受贿案办案人员的访谈情况等,卢国建时任芯海有限总经理,经与公司主管研发的副总经理商议讨论后决定,由卢国建代表芯海有限以公司资金向陈剑山行贿5万元现金的行为是单位行贿行为,责任主体为芯海有限,不属于个人行贿。

单位行贿罪的立案标准主要适用《立案标准》第(八)条“单位行贿案(第393条):单位行贿罪是指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行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1、单位行贿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2、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1)为谋取非法利益而行贿的;(2)向3人以上行贿的;(3)向党政领导、司法工作人员、行政执法人员行贿的;(4)致使国家或者社会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因行贿取得的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依照本规定关于个人行贿的规定立案,追究其刑事责任”之规定。

结合前述《立案标准》的相关规定,芯海有限向陈剑山行贿5万元现金的单位行贿行为,未达到前述单位行贿罪行贿金额20万元的立案标准,也未达到“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的四项立案标准任一情形,即芯海有限未达到单位行贿罪的立案标准,不构成单位行贿罪。

芯海有限的前述行为属于单位行贿行为,系前述行为的责任主体,因未达到单位行贿罪的立案标准,不构成单位行贿罪;因此,芯海有限的直接责任人员卢国建无需承担刑事责任,也不存在因前述单位行贿行为被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

此外,根据陈剑山受贿案办案人员的说明,对于该等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行为的,在其《侦查终结报告》不予体现或说明,仅对构成犯罪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单位或人员予以体现或说明。因此,芯海有限以及卢国建并未在《侦查终结报告》体现,芯海有限以及卢国建不存在被立案侦查或另案起诉等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

综上,根据《立案标准》的相关规定,芯海有限的单位行贿行为未达到单位行贿罪的立案标准,发行人及实际控制人均不存在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另行起诉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

综上所述,卢国建时任芯海有限总经理,其代表芯海有限向陈剑山行贿的5万元现金的资金来源为公司,而非自有资金;经公司主管研发的副总经理与公司时任总经理卢国建商议后,决定由卢国建代表芯海有限具体实施的行为系单位行贿行为,而非个人行贿行为,上述单位行贿行为的责任主体为芯海有限;由于该单位行贿行为未达到单位行贿罪的立案标准,不构成单位行贿罪。

同时,即使在对芯海有限单位行贿行为进行追究刑事责任的假设前提下,该等行为已过单位行贿罪的最高追诉期限五年,属于“不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定情形,故芯海有限不存在被立案侦查或另行起诉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卢国建作为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也不存在因前述单位行贿行为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